金灿荣:警惕美日印澳“四方机制” 防范其成为“亚洲版北约”
 
时间:2022年5月30日
嘉宾: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金灿荣

中国网:5月20日至24日,美国总统拜登进行了其上台后的首次亚洲之行,访问韩、日两国,并于23日在日本东京宣布启动所谓“印太经济框架”;此行的另外一个重头戏是24日举行的 “四方安全对话”领导人会议。美国打着“自由开放”旗号全力推行“印太战略”,这次启动的“印太经济框架”能真正实施吗?拜登此次亚洲之行真正意图是什么,中国该如何应对?本期节目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金灿荣老师进行解读。

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金灿荣。(韩琳 摄,旧照

中国网:以亚太为中心的经济合作框架有RCEP、APEC,还有美国退出后的CPTPP,现在美国又抛出个“印太经济框架”(IPEF),它能否成功实施,能带来实质性利好吗?您如何评价它的前景?

金灿荣:中国网的网友们,大家好!我是金灿荣。

大家注意到,5月份以来,美国的“印太外交”非常活跃,5月12、13号,拜登总统邀请了东盟的国家领袖,一共是8个领袖访问了华盛顿,进行了线下会谈。东盟一共是10国,有2个国家没有去,一个是缅甸,军政府的领袖敏昂莱美国就没有邀请;另外菲律宾进行了换届选举,原来的总统杜特尔特就没有去。所以,去了8个。

然后送走东盟领袖之后,拜登就来到亚洲,在5月20到24号访问了韩国和日本。这应该讲是他“印太政策”的重头戏。5月23号,上午是日美首脑会晤;下午一个重头戏就是在东京,美国就拉着日本提出来了“印太经济框架”,英文叫Indo-Pacific Economic Framework,简称IPEF。初始成员国一开始,23号那天确定的是13家,美国当然是发起国,然后美国的亚太盟友日本、韩国、澳大利亚、新西兰都是初始成员国,还加一个印度。东盟10国有3个国家没有参加,常州百家乐:就是老挝、柬埔寨和缅甸,其他7国都进去了。后来很快,南太岛国斐济也加入了,所以,初始成员国是14个。

“印太经济框架”主要是4个支柱:一个就是贸易,第二个是供应链,第三个是清洁能源,第四个是反腐败。那么很多朋友都注意到,印太地区原来就有一些合作框架,比如说APEC,就是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峰会;另外今年1月1号生效的RCEP(区域经济全面伙伴关系),所以原来就有一些合作框架。那么美国现在又搞了一个,这个很明显,它其实是针对中国的,它的核心就是想确立一个以美国为主导的新的供应链体系,把中国排除在外。

听起来挺好,“印太经济框架”,但是你细究它的针对性,特别是它的内涵,应该讲它的针对性很强,针对中国的。可行性呢?坦率讲是存疑的,为什么呢?因为这些国家加入合作框架都是想获得利益,而美国这一次就没有承诺,就是给参与国更多的关税优惠,进入美国市场的方便,没有,因为拜登如果在国内他放开市场,降低关税,得不到支持。所以,就搞了一些标准,通过搞一些新的标准,建立一个美国主控的经济合作框架,然后把中国排除在外。所以,他实际这个动机就有点问题,给的实惠又不多。所以,坦率讲,很多经济学家,包括美国的经济学家就并不看好这个IPEF它的前景。所以,我们对美国这个新的举动要重视,但是不要太紧张。

中国网:有评论称“印太经济框架”目的是把中国排除在美国主导的国际供应链之外,从而遏制中国发展、延续美国经济霸权,这一目的能得逞吗?

金灿荣:确实有很多媒体还有智库以及经济学家都认为,“IPEF”就是“印太经济框架”针对性非常强,主要是想搞一个把中国排除在外的新的供应链。但我们前面讲到,美国给的实质性让利是很少的,所以,是不是真正能启动起来是存疑的。

另外,产业链这个东西真要建构起来是很难的,需要很长的时间,需要很多条件,那么过去40年,亚洲确实形成了中国起很大作用的一个产业链体系,甚至中国在全球产业链当中地位都非常重要。现在想要在中国以外重构产业链,坦率讲,是不是具备这个条件是存疑的,产业链需要很多东西配合,资源,相关的人力、人才,相关的政策,基础设施,都是非常不容易的。因为中国的基础设施非常好,中国的工人基本素质也非常好,内部产业体系非常完整,可以相互配合。在中国以外能不能形成这个东西存疑,要形成的话,我估计也需要相当的时间,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。而美国有没有这种能力来投入这样的资金?我觉得是一个大大的问号。

中国网:日韩是美国在亚太地区“最重要的盟友”,拜登此行全力推行印太战略,拉拢日韩,他的目的达到了吗?您怎么看待拜登此行对中日韩关系的影响?日韩会听从美国对抗中国吗?

金灿荣:最近这一次拜登总统的亚洲行,先到了韩国,然后到了日本,他们做了一个很微妙的平衡,第一站到韩国,这是二战以来很罕见的,因为二战以后,一般来讲美国总统访问亚洲,访问盟国首先还是到日本,在美国的盟友体系里,日本的地位还是要高一些。这次他先访问韩国,这是给韩国很大的面子,也是给这个新总统尹锡悦很大的面子,所以,韩国人挺高兴的。

但是究其实质内容,他的重头戏还是放在日本,比如说他提出“印太经济框架”是在日本,他在日本(5月)24号上午举行了线下的QUAD美日印澳“四方机制”。所以,面子先给了韩国,实质是给了日本,新的倡议,“四方机制”都是在日本进行。所以,他还是注意平衡的。

那么总体来讲,我觉得拜登这一次亚洲行应该是达到了他的目的,韩美关系有提升,日美关系那不用说,是巩固的。韩国、日本这两个盟友应该说是美国东亚联盟体系的支柱,这次应该讲他的关系是得到了进一步的巩固。这个对于以后美国在这里的战略布局应该还是有好处的。

当然,韩日和美国的关系有所提升,但是就它们与中国的关系还是有点区别。我相信就是尹锡悦极其亲美极其亲日的人执政以后,从他的国家利益出发,他也不会走上反华的道路,因为很简单,中韩的经济关系太密切了,韩国第一大贸易伙伴是咱们中国,中韩贸易的总额超过了韩国与美国、日本、澳大利亚三家的总和。所以,我个人直觉,虽然尹锡悦上台之后,拜登总统访韩之后,韩美关系会提升,但是我相信,尹锡悦领导之下的韩国政府也不至于走到反华的道路上去。基本上他是偏美国一点,但力图在中美之间保持中立。

至于说日本就不好说了,日本现在应该讲在反华的路上非常激进,虽然现在首相岸田文雄是比较稳的,但岸田文雄本身的党内地位并不巩固,保守派比如前首相安倍力量要比他大得多,影响大得多,对他的牵制也大得多。安倍的反华立场要比岸田要坚定得多。所以,日本在和美国提升关系之后,可能在反华方面做得比较激进,对此我们要保持某种警惕吧。

中国网:日韩的紧张关系,对于美国推行“印太战略”带来怎样的影响?

金灿荣:大家知道,美国在东亚有很多联盟,韩美、日美、澳美,还有和新西兰联盟体系,历史上菲律宾也是他联盟体系的一员。美国在东亚联盟体系有个特点,他都是双边的。和北约不太一样,和跨大西洋联盟体系不太一样,跨大西洋联盟体系也就是北约它是个多边的,而美国在这边都是双边的。就东北亚这块来讲,美国这个联盟主要是靠韩美和日美。美国很希望韩日之间关系很近,让他们自发地相互支持,然后相互配合,这样能更好地实现美国的意图。那这个很难,我看现在韩日关系,虽然在尹锡悦上台之后可能会好一点,但它结构性矛盾还在。韩日之间首先还是领土问题,独岛或者竹岛,他们是有争议的,首先有岛屿争端。另外有历史问题,那就多了,慰安妇,靖国神社,强制劳工,这个问题非常非常得多。

另外,还有战略竞争,原来韩国是绝对佩服日本的,但是近年来,由于韩国发展不错,韩国现在GDP排世界第十,人均Capital(人均资本)去年韩国已经超过了日本,这让韩国现在信心上来了。所以,某种意义上讲,韩日之间还有原来想不到的一个战略竞争。

产业上,现在双方也有一些竞争。产业竞争、战略竞争、历史问题、领土问题。所以,使得韩日关系很难形成真正的这种联盟性的关系。虽然美国一直在里面撮合韩日相互支持,形成某种三边关系,但实际上目前没做到,目前韩美关系、韩日关系还是两个单线条双边关系。

中国网:拜登24日在东京参加美日印澳“四边机制”峰会,相关议题涵盖安全、外交及经济等多个领域。您怎么看待“四边机制”峰会的内容和影响?美国试图通过推进“印太战略”,搞所谓“亚太版北约”,这会对亚太地区乃至全球的和平发展带来什么影响?

金灿荣:应该讲,拜登总统这次亚洲之行,他的重点是在日本,那么在日本的行程当中特别引人注目的一个是(5月)23号上午的日美首脑会晤,还有23号下午拜登总统提出来的“印太经济框架”。另外还有一个引人注目的,就是(5月)24号,拜登在东京主持了美日印澳“四边机制”峰会,英文叫QUAD。这个“四方机制”其实存在了一段时间了,正式启动是前年线上开会,去年开始线下,今年是第二次线下会。但这次背景比较复杂,这个QUAD“四方机制”原来针对的目标就是对咱们中国,现在不是俄乌冲突出来了,所以它一部分关注点到俄乌那里去了。但因为印度和俄罗斯的关系非常好,所以在印度坚持之下,今年四方会议的声明其实就没有点俄罗斯的名。

对于中国来讲,我们要清楚这QUAD和中国相关度非常得大,因为它针对性就是对咱们中国。包括对美国来讲,QUAD其实就是“印太战略”一个最重要的载体,原来美国就是推“亚太战略”,这几年开始推“印太战略”,它的区别在这儿。“印太战略”涵盖的地理范围、经济范围更大一些,亚太主要就是澳大利亚和东北亚。印太是把东南亚和南亚包括进去了。那么“印太战略”一个核心就是要把印度拉进来,QUAD美日印澳“四方机制”就是一个拉拢印度的重要平台。所以,这个“四方机制”是和中国相关度很大的一个事儿,我们要高度地注意。

目前看,他们想淡化对中国的直接针对性,因为现在看来就是美国想把这个QUAD变成一个核心,然后要扩展,要把东南亚还有其他一些国家扩展进去,如果它针对中国的特性太强,很多国家就犹豫了。所以,它现在实质上针对中国,但又想控制这个影响,想慢慢地推进。

对此,我们当然要注意了。但是它能不能推进现在也很难说,现在内部不是完全统一,主要是印度和那三家坦率讲,和美国、日本、澳大利亚还是有距离的,至于说东南亚国家,目前看来没有什么兴趣。

所以,对QUAD,这个针对中国搞的机制,我们要警惕,要防范它的扩大,防范它成为“北约亚洲版”,但是也不用太紧张,因为它本身有一些缺陷,能不能真的建成,这里面的障碍还是很多的。我们冷静观察,沉着应对就可以了。

中国网:近年来,美国战略重心加快东移,其主导下的北约也明显加快“亚太化”进程。面对美国的不良企图,中国应该如何应对?

金灿荣:大家知道,近年来,美国已经确立了中国是它的主要战略竞争对手,为此有很多很多战略上的调整。首先就是全球战略从欧洲移到我们中国周边,然后在中国周边的战略,从亚太扩展到印太,全球战略转移到中国周边,而且周边涵盖范围扩展了。

另外还有一个,他要更多地拉助手来,在本地区他已经搞了一些机制,比如说澳大利亚、英国、美国构成了叫“AUKUS”,就是美英“三边安全对话机制”,那么另外就是搞了一个QUAD美日印澳“四方机制”,他觉得还不够,还要拉盟友。其中有一个想法,就是“北约亚太化”,北约不仅要扩展到俄罗斯这边,还要扩展到亚太,这是非常危险的一个举动。那么北约内部有少数人也呼吁这个想法。对此当然中国要保持警惕,要明确表达反对意见。当然,他能不能做到呢?我觉得难度还是比较大。

欧洲,坦率讲,能把俄罗斯搞定就不错了,它很少有余力到这里来。当然,中国要对此表示警惕,我们要采取一些相应的措施,我想要强调亚洲安全主要由亚洲人负责,域外国家不要参与,我们在国际上要推广这个概念。另外,要和欧盟尽量保持好良好的关系,特别是欧盟核心国家——德国、法国、意大利,保持良好的关系。

当然,要发展自己的力量,让北约东扩得不偿失。我觉得做好这几方面的工作,北约东扩的可能性就会减少。

(本期人员:编导:佟静/韩琳;后期:王一辰;主编:郑海滨)

< 阅读全文 >
< 收起 >
来源:中国网
本期人员:编导:佟静/韩琳;后期:王一辰;主编:郑海滨
网站无障碍
澳门太阳城电子游戏 牡丹游戏vip 555彩票网网站 十博开户送88元 英皇宫殿娱乐官方网站
龙8国际电子真人荷官 杏耀vip体育 华夏彩票驴彩基金平台 奔驰宝马娱乐官方网站 大众棋牌美女荷官棋牌
亿博网址 梯子游戏彩票网站登入 赢波娱乐vip最高佣金 菲律宾登峰娱乐美女荷官升级版 蓝博娱乐真人龙虎
澳门皇冠赌场网最高返水 PC蛋蛋 菲律宾申博投注登入 菲律宾太阳城会员登录